本站已运行

蓝光高清网

搜索
蓝光高清网 首页 院线影讯 查看内容

这一步,很多人苦苦等待了六年

2021-12-7 14:32| 发布者:小山雀| 查看:344| 评论:0

摘要:  2021年12月1日令人难忘。  这一天,韩国电影《哦!文姬》中国内地空降定档12月3日。这是2015年9月17日《暗杀》上映之后,时隔六年,第一部再次登陆内地院线的韩国电影。  定档突然,让人措手不及,各大影院 ...

  2021年12月1日令人难忘。

  这一天,韩国电影《哦!文姬》中国内地空降定档12月3日。这是2015年9月17日《暗杀》上映之后,时隔六年,第一部再次登陆内地院线的韩国电影。

  定档突然,让人措手不及,各大影院也基本是在上映前一天才收到盘,紧急排片。在一阵慌乱和忐忑中,12月3日,《哦!文姬》如期上映。

  文姬奶奶

  即使排片少、票房也不高,甚至韩国上映也没有大水花、不算知名的电影,相比对其本身的评价,这次在内地的上映或许有着不同的意义。

  2014年,中韩两国签订《中韩电影合拍协议》,自此两国以多种方式合作了无数合拍片。不管最终影片效果如何,这算是千禧年后,中韩电影产业交流最密切的时期。

  然而,2016年起,多个合拍项目被紧急叫停,至今仍在库存积压的影视作品不胜枚举。从那之后,除了电影版权的交流、翻拍和特效的合作,中韩电影之间好像再无交集。这六年的时间里,不论是韩国还是中国,都各自进入了电影行业快速发展的新时期。

  中国电影和电影市场的发展我们都有切身感受,这几年不论票房还是影片体量都有巨大的飞跃。而韩国电影在1999年里程碑之作《生死谍变》之后,自2016年起仿佛又进入了第二个新纪元(本文主要讨论1999年转折点后的韩国电影)。

  2016年之前,韩国电影总归还是绕不开朴赞郁、奉俊昊、罗泓轸、洪常秀、李沧东等在国际上颇有声望的大师,又或者是以“敢拍”出名的“真实事件改编”相关作品。

  即便佳作不断,但想要在国际出头,不论是体量还是内容、推手,似乎总是差了点什么。总体来说,像是厚积薄发前的积累过程。

  而2016年之后,在韩国影坛,不仅每一位大师都相继推出了各自艺术生涯的又一部巅峰之作,连新人导演——不论作者电影还是类型电影领域,也是人才辈出。

  除了以导演为中心的创作阶段,疫情下的韩国电影产业、以及影视特效行业的发展也都有了新的变化。

  名导相继推出新阶段代表作

  2016年,罗泓轸打头阵,5月11日推出电影《哭声》。这部电影不仅是罗泓轸本人风格的又一次发展,还可以说是开创了千禧年后韩国惊悚恐怖影片的新风格。

  在这之前相似题材的电影中,恐怖大多依赖通过音效、化妆、美术等感官上直给的刺激和惊吓,惊悚和紧张感大多也是来自于对罪犯、罪案未知的恐惧,又或者是像《黑司祭们》(2015)与西方宗教相关的“驱魔”主题。

  而在《哭声》中,融合了东方本土的宗教、迷信元素后,结合悬疑、罪案,向观众展现出前所未有的“邪恶”感受,令人浑身发毛,后劲十足。

  《哭声》

  自此之后,韩国电影、剧集中,“跳大神”“巫师”等具有东方色彩的超自然元素再次流行起来,像电视剧《谤法》(2020),电影《阴曹使者》(2019)《娑婆诃》(2019)等都收获了不错的口碑。

  相比称其为恐怖片或惊悚片,“邪片”或许更为合适,在给人毛骨悚然观感同时,结合完整悬疑故事的讲述,开启了新的潮流趋势。

  此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2016年6月1日,朴赞郁推出金敏喜、金泰梨、河正宇等主演电影《小姐》。

  这部电影改编自英国文学作品《荆棘之城》,但本土化的改编简直出神入化,以三段式的叙述,讲述了日殖时期的朝鲜半岛,贵族小姐、女仆、冒牌伯爵各自的算计,反转不断,畅快非常。

  除此之外,此片美术设计更是让人赞不绝口,配合影片故事将朴赞郁的个人风格发挥到极致。美术导演柳成熙更是获得了戛纳的技术Vulcan奖,这也是韩国电影人第一次获得该奖项,也好像是为韩国电影更多的“第一次”做准备。

  《小姐》

  至于作者电影,洪常秀创作力依旧旺盛,基本保持着一年两部的输出,且风格好像也有了新的发展,推出了当下创作阶段的几部代表作《独自在夜晚的海边》(2016)和《之后》(2017)等作品。

  更不用说《逃走的女人》(2020)和《引见》(2021)连续两年捧获柏林电影节的银熊奖。

  2018年,李沧东合作韩国80后忠武路领军小生刘亚仁,推出电影《燃烧》。这部电影的成就不必多说,村上春树作品甚多,私以为短篇小说尤其抓人,且改编难度极大。

  而《燃烧》不仅仅止于“无功无过”的评价,许多观众更是称其超越了原著。

  《燃烧》

  笔者有幸当时在韩国求学,还记得韩国朋友们对这部电影的推崇,以及入围戛纳金棕榈之后的振奋,因为这仿佛是有史以来韩国最有可能获得金棕榈的电影。

  虽然此片最终未能拿下奖项,但想来这对来年韩国电影再次进军戛纳做了些许铺垫。

  到了2019年,这一年是韩国电影100周年。上天给韩国电影界最好的礼物,大概就是奉俊昊执导的电影《寄生虫》(2019)。

  相比《燃烧》,当时在韩国,大多数人对《寄生虫》拿下金棕榈并不算看好。而偏偏就是这样一部极具商业色彩的类型片,反转性地拿下了艺术电影最高殿堂——戛纳电影节的最高奖项。

  此后,《寄生虫》一路开挂,斩获国际上大大小小的奖项,最终开创历史,成为第一部拿下奥斯卡最佳影片的非英语影片。

  奉俊昊

  《寄生虫》之后,韩国电影、电影人吸引着国际电影界的目光。

  不仅有奉俊昊其他作品等韩国IP宣布要改编成美剧,就在《寄生虫》横扫国际电影奖项的第二年,韩国演员尹汝贞凭借美国影片《米纳里》(2020)再次横扫各大电影节、电影奖项的最佳女配角,最终还拿下了奥斯卡最佳女配角的奖项,成为韩国影史第一位获得奥斯卡表演类奖项的演员。

  青年导演异军突起

  在过去的六年里,除了韩国电影大师们相继推出创作生涯的新代表作,韩国青年导演也是佳作频出。

  延尚昊在2016年推出现象级类型片《釜山行》。这是他本人第一次执导真人电影,上映后便一举成为韩国的“千万电影”,在国际上也掀起了一阵风潮,收获了极高人气。

  自此,延尚昊跻身韩国一线大导,先后执导了《念力》(2018)《釜山行2:半岛》(2020),以及Netflix人气剧集《地狱公使》(2021),在作品中逐渐形成了延尚昊式的风格和世界观。

  左:延尚昊

  2017年,导演姜允成合作马东锡,推出电影《犯罪都市》。

  这是姜允成第一部商业长片,上映后在韩国获得688万观影人次的票房,凭借流畅叙事和精彩动作戏,口碑票房双丰收,成为现象级动作片,并开发了续集《犯罪都市2》,前不久也已杀青。

  同样是2017年,新人导演金周焕推出自己的第一部长片——动作喜剧电影《青年警察》,收获565万观影人次的票房成绩,成为票房黑马。

  同年,一直作为李濬益导演副导进行活动的导演张昌原也推出了自己的长片处女作《骗子》,收获了超过400万观影人次的成绩。

  2018年,导演李钟奭处女作电影《协商》上映,邀请到韩国人气实力演员孙艺珍、玄彬首次合作。

  在韩国上映后,票房收获近200万观影人次,口碑也不错,算是一部融合了动作、悬疑、以及韩国片常见主题的、中规中矩的商业片。

  除了动作片之外,韩国的青年导演对爱情片的处理也非常到位。

  2018年,青年导演李章焄推出了自己处女作电影《现在去见你》。这部电影改编自日本市川拓司的小说《相约在雨季》,在日本也被翻拍过。

  而此次虽然是李章焄第一部长片,却拍出了不输前作的作品,将片中细腻的情感娓娓道来,感动无数观众,不仅在韩国拿下超过260万观影人次的成绩,在豆瓣也有15万观众打出了8.3的高分。

  《现在去见你》

  私以为,电影产业的成熟与否,从新人导演作品,尤其是新人导演的第一部商业作品便可初见端倪。

  而过去六年里,韩国越来越多的新人导演,在导演前辈、制片人、以及整个韩国电影产业的帮助下,推出了完成度高、商业性强的优秀作品,活跃了韩国影坛。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大概就是《海云台》(2009)和《国际市场》(2014)的导演尹济均,在他创立自己的电影制作公司JK Films之后,以制片人、编剧等身份,帮助扶持了许多年轻导演推出成熟的商业长片。

  除前文提到的李钟奭处女作《协商》,还有金成勋《共助》(2017),以及康大奎《担保》(2020)等作品,都取得了不错的口碑和票房成绩。

  尹济均

  而商业电影之外,得益于以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等政府、民间各种艺术/独立电影项目基金的支持,在作者电影领域中,也涌现出了以《我们的世界》(2016)尹佳恩,《蜂鸟》(2018)金宝拉,《姐弟的夏夜》(2019)尹丹菲,《无声》(2020)洪宜廷,《电话》(2020)李聪贤等为代表的、创作力旺盛的青年导演们。

  他们的首部长片不仅在海内外各大电影节收获满满,在韩国最权威的青龙奖最佳影片等奖项上,也是可以和《南山的部长们》(2020)等成熟影片一较高下的佳作。

  韩国电影产业转型之路

  截至2019年为止,韩国的电影产业不管是从票房收入,还是电影质量来看,似乎都在走上坡路,在慢慢积累中。即使限制于韩国总人口5200万有限的观众群体,韩国每年的总票房收入还是在逐年上升中的。

  直到2020年年初,新冠疫情爆发,韩国的电影产业受到重创,电影院惨淡,绝大多数的观众从影院转战OTT平台,越来越多的韩国电影人、电影演员也开始纷纷“下凡”拍摄电视剧。

  而Netflix对韩国市场的投入和重视,也让越来越多的韩国电视剧在世界传播,成为爆款。

  如果说2019年推出的《王国》系列算是小范围的爆款,只是序曲,那么今年《熔炉》(2011)导演黄东赫与影帝李政宰合作的《鱿鱼游戏》(2021)便是真真正正将世界的目光聚焦到这块只有十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

  比起《鱿鱼游戏》本身的成绩,它所产生的“鱿鱼效应”更值得关注。

  随后推出的Netflix原创系列《地狱公使》上线一天便超越《鱿鱼游戏》,登上Netflix多个国家和地区非英语剧集榜单第一的宝座。

  优秀的内容加上Netflix的配音功能,不难想象之后将会有更多的韩国剧集在全球风靡,成为世界级爆款。

  《地狱公使》

  过去五年,Netflix在韩国投资7700多亿韩元(约合人民币42亿),产生经济效益5.6万亿(约合人民币305亿),同时还创造了1.6万个工作岗位。

  对于韩国和Netflix来说,这无疑是双赢局面。

  Netflix通过韩国的创作者,制作并输出了高质量作品,经济效益、股价屡创新高。

  韩国创作者也在Netflix“只给钱不管创作”的土豪财主身后,得到资金支撑其自由创作更多类型、更多题材的电影、电视剧,并通过Netflix这样全球性的平台向世界高效输出本国文化内容。

  Dexter领军韩国特效行业

  我们说过去六年,韩国电影开始了一个新纪元,除了因为韩国大导演推出当下创作阶段的新代表作、青年导演异军突起、韩国影视界与Netflix的合作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部分不得不提,那就是以导演金容华创立的Dexter为代表的韩国影视特效产业的发展。

  在这之前,不仅中韩,全世界的电影特效似乎都要依赖好莱坞的技术团队。在制作2013年电影《大明猩》时,金容华遇到技术问题后首先想到的也是聘请好莱坞特效团队合作。

  由于好莱坞团队价格高昂而影片制作成本有限,金容华创立了自己的特效公司Dexter Studios。虽然韩国特效技术一直在发展,但Dexter的成立却可以看作是里程碑式的一大步。

  金容华

  之后的几年里,尤其是在2017年、2018年相继推出金容华执导的《与神同行》两部“双千万电影”后,Dexter声名鹊起,以Dexter为首的韩国电影特效公司发展也突飞猛进,成为中国乃至亚洲其他国家、地区中,技术好、性价比高的首选合作对象。

  《狄仁杰之神都龙王》(2013)、《流浪地球》(2019)等许多国产电影的特效制作中,也都有Dexter的身影。

  而近几年,Dexter也不只满足于特效制作,而是逐渐发展为一个以导演金容华为中心的电影制作公司,开始投资、制作电影,甚至未来有望跻身韩国Major电影公司之一。

  有了韩国本土的特效技术支持,韩国式大片也逐渐进入市场,慢慢拓宽了韩国类型片领域。金容华执导的科幻片《月球》已于11月初杀青,这是《胜利号》(2021)后韩国又一部科幻大片,到底能否真正打开“韩国科幻片的大门”,我们也拭目以待。

  《月球》(暂定名)

  总而言之,在过去六年的时间里,韩国电影进入了一个新的纪元,不论商业大片的体量还是作者电影的质量,都进入了一个新的高度,并向世界高频率稳定输出了高质量的文化内容。

  而中国电影在过去几年中,不论市场还是影片,也都有了飞速发展,在与美国、日本等国家在商业、作者电影、甚至纪录片的合拍等交流往来中,都取得了不错的成果,却唯独错过了与同样发展迅速的邻居韩国电影的交流。

  过去六年,中韩各自发展,风景各自独好,期待《哦!文姬》在内地的上映可以重新打开中韩电影交流的大门。

  乘着2022年中韩建交三十周年的东风,在两边的电影产业都有所成就之时,希望未来中韩电影的合作交流会更加密切,一起促进亚洲电影的共同发展。


特别声明:本网登载内容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该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该内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lanniao@1080pro.net联系或者请点击右侧投诉按钮,我们会及时反馈并处理完毕。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开通会员 帮助中心 返回顶部